组织活动

基督教天主教委员会

基督教天主教委员会 受难/宽恕 殉道/ 救赎、和好 谦卑、信仰、尊重生命、人文关怀、服务教会与社会和公义。 
主 任 委 员:苏经理 PAUL  SU    副主任委员:

 

基督徒信仰论证的重要性

基督徒信仰论证的重要性 1 基督徒信仰论证的重要性 2" 圣经是上帝的默示 " 之意义 3 圣经中所指的 " 圣经 " 之涵盖 4 圣经中的一般启示与其目的 5 圣经中的特殊启示与其目的 6 特殊启示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7 上帝为何要透过先知使徒写下他的启示 8 圣经作者的特性 9 上帝或耶稣如何看待 " 圣经 "? 10 圣经默示的不同理论 11 圣经形成的简史 12 圣经写作的语言(Ⅰ)通俗语言、命题语言 13 圣经写作的语言(Ⅱ)反合性的语言、遮全法的语言 14 圣经默示过程中生活与信仰的处境 15 原手稿到手抄稿 16 手抄稿到翻译稿 17 中文圣经简介 18 英文圣经简介 19 圣经原手稿权威的来源 20 圣经译稿权威的问题 21 圣经一些有关 " 上帝的默示 " 而引发的问题:圣经中撒但或人说的话 22" 诗篇是人向上帝的祷告 " 还可说是上帝的话吗? 23 箴言、传道书与雅歌的问题 24 考古学的发现与圣经的印证 ( 1 )腓利士的道路 25 考古学的发现与圣经的印证( 2 )南方女王示巴的故事 26 考古学的发现与圣经的印证( 3 )圣殿被毁的悲剧 27 考古学的发现与圣经的印证( 4 )天火焚城录 28 考古学的发现与圣经的印证( 5 )耶利哥的瞎子 29 先知预言的检验 ( 1 )先知预言的特性 30 先知预言的检验 ( 2 ) 70 年的被掳与希腊帝国的出现 31 先知预言的检验 ( 3 )受苦的仆人 32 先知预言的检验 ( 4 )有关耶稣的预言与以色列复国的历史

「世界第一间基督教堂」

约旦挖出「世界第一间基督教堂」 更新日期:2008/06/09 19:40 约旦媒体报导,约旦考古人员在安曼东北方挖出了一个可能是世界第一个基督教的教堂。 约旦考古专家「哈珊」说,这个教堂大概是在西元三十三年到七十年之间使用。他说,当初去这个教堂的大约有七十名耶稣基督的弟子。这七十名弟子依照基督宗教的传说是在耶路撒冷遭受迫害以后逃到约旦北部去的。为了躲避罗马政府的迫害,教堂盖在地下。到后来罗马皇帝接受了基督宗教,他们才离开地下教堂,盖了一座地上教堂。 考古人员说,从教堂附近挖出的陶器来看,这批基督徒的后代一直在这个附近居住,到大约西元七世纪左右。 本则新闻由中广新闻网提供 2008/06/09 ================================================== 巴黎第一间华人天主教堂啓用 Joshua Lee / 基督日报记者 2005年12月19日11时16分 (PST) 改变字体大小 [-] [+] 12月18日,法国巴黎第一间华人天主教堂正式啓用。当天,巴黎大主教安德烈•温特瓦在这个位於巴黎十三区中国城的「中国圣母院」(Notre-Dame de Chine)教堂主持了有1,300多人出席的中法双语祈福仪式。 根据法新社的报道,当天的仪式具有浓厚的中国色彩。温特瓦大主教首先用画笔为教堂前传统的中国醒狮点睛,随后更燃放起了鞭炮。宗教仪式上有几百名华人信徒出席,温特瓦大主教表示,这个新建的教堂显示了天主教的多样性。 宗教仪式同时在「中国圣母院」教堂和13区另一所圣希波裏克教堂举行。大主教在布道中也提到中国教徒面临的逼迫。他说,只要中国官方控制的「爱国教会」与地下教会同时存在,中国当局对天主教徒的迫害就会继续。 中国政府1951年驱逐出所有在中国大陆的外籍天主教宣教士,并同梵蒂冈断绝外交关系。随后,中国成立了当局控制下的「天主教爱国会」,至今发展到官方公布的500万名会衆。不过,梵蒂冈则发布数据,指参加仍然效忠罗马天主教廷的中国地下天主教会会衆多达1,000万人。时常有报指出,中国地下天主教徒及神职人员经常遭到公安人员、政府宗教局甚至爱国会的滋扰。 目前巴黎约有25万至30万华人,其中3,000华人信奉天主教。此前巴黎已有数间华人基督教堂,专为华人而开的天主教堂还是首次建成投入使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基督新报所有。未经基督新报授权,任何印刷 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 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转载 ,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西教士在中国走过的岁月 1807 英伦敦传道会差派马礼逊到中国传教,成为第一位到华宣教的更正教传教士。 1813 马礼逊完成新约全书的翻译;圣经在广州出版。 1814 马礼逊为蔡高施洗,成为第一位更正教基督徒。 1819 马礼逊完成新旧约全书的翻译(旧约部份与米怜合译)。 1823 马礼逊与米怜合译的旧约,称为《神天圣书》,於马六甲出版。马礼逊按立梁发为第一位更正教华人牧师。 1830 美国首次有宣教士到华,他们是裨治文和雅裨理,由马礼逊亲自迎接安顿。 1834 伯驾医生从美国而来,成为第一位来华医疗宣教士。马礼逊逝世。中国受洗信徒不到100人。 1842 鸦片战争结束,签订「南京条约」,割让香港予英国;五口通商,西教士可在五口岸自由传教。 1843 在香港举行首次西教士会议,以重译圣经为主要议题。 1851 洪秀全率领「金田起义」,号称信奉上帝,打倒满清,恢复汉族,开始「太平天国」革命。 1854 由不同差会宣教士共同翻译的「委办译本」圣经出版。戴德生到华宣教。 1858 「天津条约」,中国全面开放国土,洋人可各地游历,传教士有更大自由。条约亦规定中国要保护传教士及中国信徒。 1860 「北京条约」,大致与天津条约相同。准许宣教士在五口以外购置房产。 1862 清政府成立「同文馆」,由丁韪良主持。 1864 「太平天国」败亡。 1865 戴德生成立「内地会」,深入中国内地宣教。 1874 《万国公报》出版,前身为《教会新报》。改名后读者对象为所有民众,著重介绍西方思想、知识及政局时务,为中国现代报纸的典范,对稍后的变法维新有极大影响。 1877 第一次在上海举行「在华基督教传教士联合会议」。 1885 「剑桥七杰」来华,吸引更多西方年青大学毕业生到来宣教。 1887 「广学会」成立,出版书刊,介绍基督教信仰及西方思想和知识。 1890 在华传教士再在上海举行会议,成立三委员会翻译文言文、浅文理及官话译本圣经。 1898 「百日维新」失败。 1900 义和团之乱,西教士称为「庚子教难」,天主教逾18,000人遇难;更正教5,000多人死亡,当中包括188名宣教士。同年6月21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西太后及光绪向西逃亡。稍后「庚子赔款」,接纳西教士之议,利用清廷赔款在中国兴办大学。 1905 戴德生逝世。来华宣教士3,833人,领圣餐信徒178,251人。 1907 在上海举行基督教来华一百周年大会,600多人参加,讨论中国教会发展。《万国公报》停刊。 1911 「辛亥革命」,推翻清朝,成立民国。 1913 在上海举行「全国大会」,组织全国基督教中心机构「中华续行委办会」,参加者中三份一为中国人,其余为西教士。 1913 在上海举行「全国大会」,组织全国基督教中心机构「中华续行委办会」,参加者中三份一为中国人,其余为西教士。 1919 「官话和合本」圣经出版。「五四运动」拉开新文化、新思潮、反帝国主义等运动。基督教开始进入深思反省时期,以回应来自各方的攻击。 1921 中国共产党成立。 1922 「非基督教学生同盟」发表宣言,指基督教为「资本主义先锋」,拉开激烈批评基督教序幕,及引入反基督教措施,包括收回教育权等。再次举行「全国大会」,中西代表1,180人参加,其中二份一为中国人。大会讨论布道、医疗、文字、教育、工业及妇女等事工。倡议基督教本色化。 1927 国共内战开始,第一阶段延续10年。政局混乱加上反基督教民族主义,全国8,000多名宣教士,约半数撤离中国。 1931 日本侵占中国东三省。 1935 一项调查指中国有西教士约5,875人,领圣餐华人信徒512,873人。 1937 「七七卢沟桥事变」,日本全面侵华,展开八年抗日战争。为避免战祸,不少西教士撤离。 1945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投降。西教士陆续返回中国。 1946 国共内战再起。 1949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西教士陆续全部撤离中国,更正教信徒不足100万。     参考书目: 1. 《中国基督教会史纲》,王治心著,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79年三版。 2. 《福临中华》,梁家麟著,天道书楼1988年初版。 3. 《风潮中奋起的中国教会》,林荣洪著,天道书楼1990年三版。 4. 《香港教会掌故》,李志刚著,三联书店1992年初版。 5. 《译经溯源—现代五大中文圣经翻译史》,赵维本著,中国神学研究院1993年初版。 6. 《传爱组曲》,魏外扬著,宇宙光1998年初版。 7. 《中国基督教百年史》,汤清著,道声出版社,1990年再版。 =================================================== 当钟声响起 大约二千年前,年轻的耶稣,在受尽凌辱后被处以死刑,那天正是逾越节前夕,他背著沉甸甸的十字架和两位强盗一起穿过「悲哀之路」,出了耶路撒冷城,来到了「骷髅头」刑场。他被钉在十字架上,鲜红的血,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从手掌和脚缓缓滴下……。   枪与圣经 罗厝天主堂的钟声响起,钟声随著天使的诵赞向上飞升,清丽的天空,遂风起云涌。 耶稣诞生的第一千六百年,欧洲的海上强权,右手持枪,左手拿圣经,顺著诡谲的波浪,争先到远东从事贸易,台湾正好位於他们和中国、日本两大国通商的交易线上,於是,很快地成为列强们商战的竞场和窥伺的目标。 西元一六二四年,荷兰人从台湾的鹿耳门登陆,展开了三十八年的殖民统治。恩威并施,是统治者惯用的伎俩,荷兰人在对原住民残酷武力镇压后,随即祭出西方的宗教文明进行怀柔。西元一六二七年新教牧师甘地武斯从巴达维亚城奉派来台,他以台南新港社为中心,向西拉雅平埔族传教。这是基督教进入台湾的开始。西班牙步荷兰后尘,於西元一六二六年强据台湾北部,他们在十七年殖民统治期间,同样地,也带来了天主教(旧教)的福音。这是台湾原住民首次接触到西方文明,他们也因此学会了使用罗马字,进入了历史时代。但是,对原住民而言,开启文明的代价毋宁是惨痛的。那些异邦的传教士,个人的宗教信念与情操,或许是不容质疑的,但所谓的「教化事业」却是建立在殖民统治者的政治利益上,以至於福音中常常夹杂著枪声。圣经竟是在鲜血中漂浮,这是耶稣始料未及的吧。 荷兰、西班牙的殖民统治结束,教化工作也跟著化为乌有。随之而来的,是统治者两百年的禁教。 十九世纪中,鸦片战争打开了清帝国闭锁多年的大门。西元一八五八年,天主教挟著船坚炮利的余威,再度卷土重来,吕宋岛的多明尼克会神父桑英士奉派前来高雄传教,两年后,建立了台湾第一座天主教堂,西元一八六九年也在屏东建起另一座教堂,而属於新教的英国长老教会也在一八七零年,派牧师甘为霖紧跟其后抵台。隔两年,加拿大牧师马偕也来台传道。 鸦片战后,满清与列强的战事频传,常有波及台湾,所以,每每皆引起台湾本地人的排外情绪,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西洋传教士,他们经常成了政治争夺的代罪羔羊。但大部分传教士除了传教事业外,常本著人道主义的胸怀、医疗、启蒙等工作竭尽心力,这些贡献是不容抹煞的。   爱的所在 罗厝天主堂的钟声响起,钟声在仿哥德式建筑身躯盘旋萦绕,它顺著尖型弧线,停留在艳丽的彩色玻璃上,不忍离去。 西元一八七五年的春天,埔心乡罗厝村民涂心,他因经商之故,常往返於台湾中、南部,有一回因缘际会,在高雄他听了神父讲述基督教义而深受感动。回乡后,他和亲友们商量是否聘请神父到罗厝传教之事,获得大家的认同,於是他向高雄教会表明心意,没想到,很快地教会当局就派来道明会士吴万福神父及林水莲传道师来罗厝服务,他们先在后壁厝租用一间房当传道所及住宅,后来,传教工作进行顺利,教务也日渐扩展,教会又派来何安慈神父一起协助教务。一八八零年吴万福神父奉调他处,何神父接任本堂之职,两年后,何神父著手兴建了一座宽二十四尺、深七十二尺的圣堂,与日俱增的教友遂有了新会所,这是台湾中部天主教最早新建的堂区。 清领时期,由於交通不便,各地传教困难,再加上社会治安不佳,盗匪四处为乱,破坏教堂,袭击传教士及信徒事件时有所闻,但罗厝教会似乎得天独厚少遭灾难,教务推展堪称顺利。日据时期,严厉的殖民统治使得盗贼敛迹,传教士也可以自由布道,教会的工作日益受到重视。一九零六年,罗厝教堂在一次地震中倒塌了,但传教工作并未停止,在艰苦中,一九一二年马守仁神父又以上好的福杉及桧木,建造了第二座圣堂,木造的材质别具风味。一九四一年二次大战爆发后,传教工作一度受到干扰,一九四五年战后,由於新统治者也是以基督徒自居,所以随即又雨过天青了。 一九七五年的罗厝天主教堂已有些老态龙钟了,在当时驻任神父郭佳信鼓励下,拆掉旧堂重新改建砖造新堂,以纪念开教一百年,而后一九九零年末期因无驻堂神父,缺乏管理,教堂变得残破不堪,一九九一年新任的黄清富神父,为建设罗厝天主堂为台湾中部的朝圣地,乃积极重修外观,於一九九七年落成。 黄神父之前,历任的驻堂神父前后共有二十位,以一九五零年作分野,其中包括十四位道明会士及六位玛利诺会士。从一八七五年至一九九六年,据统计共有五千四百二十三位教友在罗厝教堂受洗,服务辖区包括埔心乡、溪湖、埔盐、福兴等乡镇,目前教友约共一百二十户,四百余位。 罗厝天主堂在神父及教友的努力下,开创了许多辉煌的纪录。一九零五年马守仁神父任内引进了全台湾第一部罗马字印刷机,也创立了全台湾第一所传道师养成所;一九三零年陈若瑟神父成立了全台湾第一支西梭米乐团;一九五零年胡德克神父创立了中部最早的传道学校及孤儿院。除此之外,罗厝天主堂更培养出第一位台湾籍神父――涂敏正,一九三六年他在厦门教区正式获得晋升。 这些驻堂的传教士大部分是外籍神父,但他们都能以无私的心关爱这块土地,如此多的「第一」,正是爱的实践,百年前,历史的血腥都消融在花草的芬芳之中了。爱,一直在罗厝滋长。   首位台湾籍神父 罗厝天主堂的钟声响起,钟声自天而降,低回在教堂前的一排榕树枝桠间,瞬间化做绿绣眼的啼鸣,跳跃在人们的祝祷里。 当天主教在罗厝传教第六十一年的时候,首位台湾籍的神父涂敏正风光地返回家乡举行首祭典礼,在罗厝,全台湾各地神父齐聚一堂,共同庆贺这位杰出的教友。 涂敏正神父,一九零六年诞生於虔诚的天主教家庭,他的祖父就是当年自高雄聘请神父前来传教的涂心。父亲涂宰是一位眼科医生,母亲和一位大姊及二位兄弟也都是事主虔诚的教友。涂神父约莫六、七岁时,祖父涂心曾经向家人说:『如果我的后代有人当神父是多么好啊!』幼小的涂神父一直把这话记在心里,直到十二岁时,他才鼓起勇气向双亲说:『我能不能当神父呢?』没想到获得肯定的答案。自此,涂神父的意志更加坚定。 年纪稍长,涂神父正好有机会到罗厝教堂协助山神父做事。而山神父对他非常欣赏,有意栽培他,因此特别细心指导。据闻,山神父为了试炼他真诚,常常故意把零钱丢在地上,而他总是悉数把钱捡起还给神父,并天真的问:「是不是您的口袋破了呢?要不然地上怎么常会有钱呢?」为此,还有些「抱怨」,耽误了上课时间。山神父,只是报以会心一笑。不久之后,山神父就推荐他到台南传到学校去研习。「台湾的传道师何必读那么多书,只教一些道理就够了。」他在求学期间常听到闲言冷语,涂神父不但不以为杵,反而更加用心向学。而后,经厦门主教马守仁介绍,进入了白水营神学院就读,完成学业后,又转赴香港大神学院进修,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光荣地从马主教手中领受铎品晋升神父,那时涂神父只有三十岁。 涂神父,后来曾任西螺天主堂本堂神父,但一直没有机会回到罗厝教堂服务,对故乡及他本人或许都是一件憾事。不过,涂神父的兄弟有位儿子自幼过继给员林黄家,其子黄清富神父竟然巧合地在一九九一年奉派来罗厝,担任驻堂神父至今。  心愿会在虔诚中超越时空阻隔相互传承吧。流著涂神父血液的黄清富神父,七年来为罗厝这穷乡僻壤延烧著一盏圣洁的光,驱散了长期深植村民心中的殖民阴影。   西梭米 罗厝天主堂的钟声响起,钟声不知为何颤抖了起来,恍若翩翩飞舞的蝶翼,轻盈地停驻在一张泛黄的老照片上。 一九一一年左右,西班牙籍的陈若瑟神父在罗厝成立了台湾第一支西乐队。这俗称西梭米的乐团,而成为台湾民间婚丧喜庆中不可或缺的主角,至今仍然浩浩荡荡的在街角穿梭流行著。 陈神父当初引进西梭米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帮助传教事业进行,另一方面在喜丧市场上也可藉由音乐传达愉悦或哀愁之情。 罗厝,是一个典型的农村,经济方面较为贫困,并无力自购乐器,当初是由陈神父劳苦奔波向厦门地区劝募而得。随即在农村中挑选了八位青年,由陈神父义务指导吹奏练习,於是,罗厝乐队正式成立了。他们常在地方的活动中亮相演出,使得会场气氛热闹非凡,因此大受欢迎,后来各地教会也受到感染,纷纷组织了自己的乐队。一九三七年戴刚德担任罗厝本堂神父时,更为队员订制队服,在外出演奏服务时,整齐划一的服装,常获得许多赞美的掌声。相传,这古老的队服是一件双面披风,红色的,办喜事;紫色的,办丧事。一位老队员邱天祚曾回忆说,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撤退后,罗厝乐队还特地至员林街上欢迎中国兵,不过,看惯了纪律森严的日本军队,相较之下,他立刻感到心灰意冷了。邱天祚还想起教他乐器的老师「黑狗林」,头发抹油,穿著毕挺的西服,一副洋派模样,却在二二八时被人打死在水沟。 国民政府领台后,教会乐队也扩大作宣传服务,摇身一变,成了商品、电影及戏剧广告的利器。起初都是免费服务,后来开始有人会送汽水、香烟等礼品慰劳,渐渐,随著社会的富裕,乐队慢慢也有了价码,在当时穷困的农村里,这无非是颇为丰硕的外快,於是乐手成为热门差事。不过,因为乐器不够,再加上当时成年人白天大都要下田工作,只能利用晚上练习,体力的双重负荷下,能够出师的人并不多。 台湾的农业经济型态,逐渐为工商经济所取代,乡下的年轻人一窝蜂地外流到都市去,罗厝乐队在不知不觉中解体了,早期教堂里的老乐器也没有人知道它们散失何方。罗厝的西梭米式微了,那一度响彻云霄的管乐声,已经凝冻在村民的记忆深处。     那缓缓滴下的血,急速地渗入地底,於泥壤中翻腾流进了宁静的死海,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升华成一朵朵四散漂浮的白云,怜悯地环抱抚慰一个美丽又残酷的星球。 (撰文/陈胤˙节选自当钟声响起)